Doc.R

啦啦啦啦啦啦啦。

【LM/SS(NC-17)】A Faithful Lover

#含R#
#斜杠有意义#
#人物崩坏注意#



《A Faithful Lover》

我只求你做一件事,就是要你做一个忠诚的情人。*



雨后道路泥泞的土地显露出苍白的疲态,伤痕累累也顽强至极。荆丛花冠中潺潺流水破鞠而出,浅印金灿灿的乌云。

黑沉不带反光的皮鞋急促地踩过水潭,不论是鞋帮、衣摆、裤腿,都沾染泥点肮脏。

黑头发的男人苍白的脸颊从兜帽底下露出来,戴着龙皮手套的手从口袋里抽出魔杖,走近,急急地对小路门巷尽头一座简陋的小屋,指着门锁:“阿拉霍洞开。”

黑漆漆的门吱呀一声弹开,他攀住门缘,闪身进去。

里面不似外表破败,大量的空间拓展咒将这里开辟成了一个小巧的会客厅。

“西弗勒斯,你来了。”

斯内普回过头,马尔福靠在显然也是才到。他靠在墙边,把手上的手套取下来扔在软褥的沙发上,温暖的壁炉枕着柔软的毛毯,炉火衬得他的黑眼睛忽明忽灭,在他半张脸上跳动。

“你总把自己弄得太舒适了,卢修斯。”

马尔福耸耸肩,披在他肩膀上的长头发稍显凌乱。他的手套还戴在手上,斯内普很轻易地看到他的手臂在轻微抽搐,他走过去,把手指搭在他的小臂上:“黑魔王怎么你了?”

他抖了一下,淡金色的头发从肩上滑下来一咎。“你懂的,一点儿平常的小小手段,黑魔王乐于给他不听话的——仆人。”

斯内普没说话,他想起那个凶残暴虐的魔王便觉得恐惧和胃里滑腻的反感,恶心,冰凉而死气。

“没有关系,只要你的立场永远是不动摇的。”马尔福看着放在自己小臂的那双手,那手指苍白纤长,像蜘蛛的腿,指尖有薄茧,“只要你的,我的西弗勒斯。”他慢吞吞地说。

“我假设你的脑袋里装的是脑浆,那么你应该知道我——们的忠诚。保住你亲爱的妻子和你儿子不是才是你最要做的吗?”斯内普的声音缠着哼笑。

“那么不一样了,是不是?假如我现在告诉你,他的头发黑得像风信子花,他的嘴唇就像玫瑰一样红——这样?”*

他把手臂抬起,黑色的手套扣进斯内普的黑头发,按住他的后脑勺,把自己的额头抵住他的。

他妈的,这是搞哪一出?斯内普根本没想到这个。

但是马尔福听不见他所想的话语,他们的额摩挲了一会儿,他看见马尔福那双灰蓝的眼睛闪烁着冰冷浑浊的光芒,却看似疲惫地阖住,吐出的气息喷在他的脸上,干燥温暖,安全的不真实。

黑魔王的确是回来了,食死徒的处境于是显得尴尬无比,尤其是他们,西弗勒斯·斯内普和卢修斯·马尔福。他们一个是双面间谍,一个姑且算是摇摆不定的墙头草,但是他们自己清楚地明白自己的立场,所以——所以马尔福定然不会放过这样一个机会,他明白他——明白他,了解得不得了。无论是灵魂还是肉体。尽管他或许不知道他和凤凰社——也许可能有猜测了,但他知道他一定不会完全是黑魔王的人。

那么他是在利用我。斯内普逼迫自己不要回应那些狎昵的微小动作。假如他进了阿兹卡班——假如,他知道我能把他弄出去。而他需要。怎么,这个时候发现的还是情人的好?

马尔福继续着他的行动,于是他们的嘴唇很快地就缠到了一起。

“不——其实你不明白,西弗勒斯。”他在接吻的间隙用沙哑的声音说,“我向你索取报酬,仅是要你做一个忠实的情人。”*

不要说得好像你对我忠实。他妥协了,打开口腔,胸口闷得疼。

了解朋友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了解情人更是*。


一个马尔福的爱?


————
我只能说我在瞎写写了,没有想要的感觉1551
本文*号处皆为引用或化用x

我应该躲过去了啊靠

我开车锁乐!!

兴奋得我当场再来两篇x下个礼拜回来会发

他忽然感到一阵悲哀,心里好像有什么在嘶吼。有一颗冰冷的石头在他的腹腔里滚动,他痛得想哭,那是疼痛,没有错的。无法遏制,清清楚楚。

上帝作证!我爱他啊!我还爱着他啊!我的的确确是爱着他的啊!

他没有办法!他眼看他的生命消逝,无能为力!因为是他!是他自己下的手!


成。

成为一个真正的人

我想顶风作案

怕了怕了怕了七八百年前的东西给我翻出来屏蔽
我这就锁车这就锁对不起大哥怕了怕了
我还敢老夫明年又是一条好汉
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就不会放弃着笔瑟琴文学

我翻了一下我那两百九十多篇文字,结果发现将近五十篇全鸡儿是放屁。
我可活个什么劲儿噶。

【裘杰】Devout hatred

*ooc

*佛了。我xjb写你们xjb看

“——这不是一个好故事。我希望你讨厌它。”

【我恨你,就像你恨我那样恨你。】

他生而腐败,但他看起来就像一株濒死的玫瑰,凝结所有的绚烂和美丽,开得糜烂而芬芳,漂亮的让人厌恶。他的花瓣张扬却收敛,好像枯萎后零落成泥碾进尘土依旧能够带上那样摄人心魄的血色——好比死亡在他身上所发酵出的醉人的——恒久不变、腐朽干枯的腐臭。

他很迷人。这是Joker恨他的原因。

他有些过于盛放了。盛放到哪怕他那一身窄腰的低调黑礼服也根本遮不住,他的张扬像尖刺一样在每一场游戏里发挥得淋漓尽致,他那所谓的绅士之风其实就是狗屁的轻蔑。那种至强对至弱高高在上的施舍,揉杂不屑与无聊一同扔给卑贱蝼蚁的怜悯。

他恨透了他的虚伪,更恨他面对他的虚与委蛇。

Joker始终想不明白,他明明能够对自己像对其他同事一样挂上一张假笑的脸,或是内里怀揣厌倦却能够维持的住的彬彬有礼。他想不通,实在想不通。于是就着他这样的对他的不屑一顾,他也就更加厌恶那张精致的过分乃至在他眼里显得无比娘气的恶心嘴脸,他每次看见他都只想往他脸上狠揍一拳,打的他满地找牙,打的他脸上那张陶瓷一样坚硬的笑面破碎剥离。

他发现他根本控制不住这种几乎能称得上欲望的行为,它们已经随着他的思想流经它的四肢百骸,随着他的心脏无时无刻(all the time) 泵动翻涌,无声无息地入驻他的血液,癌变一般侵占他自己。

对方看起来也把他恨到了骨子里。他那尖刻的言语配合那张该死性感的嘴唇只让他想要撕烂他的嘴而不是吻上去。他对于他总带着疲乏和厌恶,轻视的眼神更能看出这个吃透了资本主义所有腐烂阴暗的男人带着他天生的混账优雅在用如何的眼光看他。

一个低贱的下等人。

这是一个足以让Joker气到发疯的称呼。于是他更不屑他崇尚的所谓美学。暴力,血液,去他妈的美,去他妈的吧(Fuck you)。他恨这个。

他总是偏爱那些女人爱的花朵。玫瑰,尽管它与他如此相像,那一身张扬的尖刺相当嚣张地向人们展露他们的危险(dangerous)和令人趋之若鹜的绝美。

用鲜血和仇恨浇灌出来的腐烂。

他身上总是拥有诡异的芳香,带着惑人而悠然的姿态,仿若即将献给耶稣虔诚之吻的犹大。要逼迫谁和他一起坠落地狱,用他那双修长好看的双腿把谁拉扯进去,就那样张开,然后拖扯,但那些人可能还会看起来无比自愿。

这让他更恨他了。

他将他所有最虔诚的恨意尽数献给了他,尽数(anything)。

【我爱你,就像你爱我一样爱你】

他太危险了。粗糙又狂妄。像个赌上一切的亡命之徒。

他似是向死而生,脸上那另一张属于他人的面皮腐烂发臭,他是一团永不熄灭的火焰,肆意向周围挥发他无穷无尽的热度,烧毁一切,直至烧毁自己。他活着是为了伤害(hurt)和仇恨,他看得出来,他恨一切。他的仇恨像是夏日疯长的毒藤蔓,暗沉的深绿附着恶意的紫红,无所限制地蔓延。他的毒和火灼烧得他胃里泛酸,恶心想吐。

他太疯狂,心中装满对世界的恨意。

这是他爱他的原因。

于是他故意不给他好脸。如他所愿,他很快恨上了他,就像他恨他一样恨他。所以他又尽他所能做着一切他能够做到,并可以实施的非常好的计划。很快,他发现自己爱上了看他恨他的模样,他享受那双充满仇恨的棕色双眼,并从中获取快意。

他当然明白这是畸形的、不健康的爱恋,可他喜欢,他甚至沉溺于此,他享受这一切,通过这一丝丝情意更恨他,他实在恨透了他身上所有令他所爱的部分。脸、恶意、血尘、狂躁。但他却像个瘾君子般渴望(Desire)这些。

Jack越发控制不住心底那头巨兽,它嘶吼着冲破他为它设的禁锢它的牢笼。暴力因子一点一点被挤压,压榨出最绚丽的受虐气息。他太了解Joker了。比了解他自己更甚。他清楚他对他的情感如何发酵,他可以预测每一步他将会说的话,做的事。他将这些牢牢控制在掌心,一边恶心,一边欢欣。他献上爱恨并存的肉块织成网线,他要活活勒死自己,溺毙于他一手制造仇恨和爱意。

他有一切办法达到他的目的,他会为此不择手段。但惟有这点,他绝对不愿意。他的暴力造就他文明外表下散发的一切疯狂和欲望,他并不压抑它们,更以此为荣。他无意让Joker成为那个参孙,但他很乐意成为另一个犹大,给他一个吻。

尽管这并不相干。

为此,他将献上他最虔诚的爱情(The most devout love )。

——END——

失踪人口回归。

悄咪咪宣传一下我在这篇文章里提到过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搓出来的本子《犹大之吻(Judas kiss )》

反正没人看我自印自玩辽。








又和大众站反,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