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不怀戚

君子怀瑾不怀戚

求求您满足一下一个孩子的虚荣心!

【LVSS/LMSS/R18】Grand You Pain

*LMSS前提下的LVSS.
*没有帅老V!是失去理智的切片儿老V!
*ooc本体了
*内涵大量性/行/为描写注意 轻微脏/话/性/爱注意

Grant You Pain(赐你痛苦)

黏稠的夜色挟杂阴冷湿气,在挣扎着挤出余晖的烈日嘶吼后被拽进大地盆腔的不甘,从空气的每一个分子中压榨溶解。

Snape拖着他僵硬的步伐,不敢过多磨蹭,每一步都在印着水汽而显得滑腻的青石砖路上压出纹痕。

Dark Lord 回来了。那个曾经赐予英国魔法界动荡之大的魔王回来了。Snape不愿意再去拾起某些被他扔在记忆橱柜角落又不敢忘记的东西,他步履匆匆,以往会在他身后翻起波浪的袍角像是被什么打压了气焰,又像是战战巍巍不敢扬起。地面的湿濡浸润他袍子的下摆,密厚的乌云吞噬背后几颗黯淡的星星,被拉入雷电的盛宴。

一双绿眼睛——啊哈,瞧他居然会在这时候想起那玩意,两颗剔润的、明亮得像是早春的湖水。两颗从来不属于他的眼睛。

那梦魇一般紧紧纠缠他的绿色被什么东西搅得散去了些许,随后在一片有如沼泽毒雾样气体的中心闪过一个什么。

他脑内倏地一紧。

没什么给他再思考的机会,阴寒简直要把他勒死。缠绕在四周的潮味与某种腐烂的气息交织着刺激Snape的脑海,紫金暗色被水湿了又干后呈现僵硬姿态的地毯最终还是触碰到了他的鞋底。

闪电劈过窗棂,刺眼的一瞬白光照亮的事物足以令他颤栗。

鼻尖若有似无地萦绕了一丝并不存在的死尸味,那双沉淀着无数阴狠与暴虐、玩味和残忍的红色眼球。

“……My lord……!”

几乎与他膝盖碰地的同一时刻,他嘶哑的声音从两片嘴唇里磕磕绊绊地冲撞了出来,破碎而颤抖。

他耳边响起了低低的闷笑,随之伴来的是可怖冰冷的蛇嘶。

Snape把一双空洞的黑眼眸藏入垂落在他脸颊两侧油腻发丝的阴影,飞速运转的大脑封闭术支持着冷汗涔涔的他不让他因为心底除了恐惧压过那一份双面间谍的理智。

他感到一只手掌摸着自己的脸,又冷又滑腻,像一条蛇一样在他脸上游动。

尖锐而长的指甲似乎能称得上是温柔地替他把垂落的头发拨回耳后,停驻。

“Severus ……”他听见伏地魔带着诡异笑声的干涩声线喊了他的名字,他迅速理清思想,让自己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恭顺卑贱的奴仆,“我最忠诚的仆人……我的间谍……”他感到耳后的手指被它的主人收了回去,似乎从他发间取走了什么。他悄悄抬了抬眼睛,看见他指间夹着一根铂金色的头发。

“看来我的仆人们相处的很不错?”他说,像是丢掉垃圾一样将它从指缝掸走。Snape知道自己被他注视着,那冰冷又粘稠的视线一如既往地令他的后脖颈起了一层疙瘩。“也对……从十几年前你们的关系就不错……十分不错,Lucius 他常常带你回庄园,不是么?”他拖着缓慢的腔调,慢慢叙出一句没意义的话语。

他猜想这个就算失去很多理智也依旧保留了从前那一份精明的男人一定知道他来之前干了些什么,没错,他来这儿之前的确与Lucius有过一场性/事,又很不凑巧,他恰好也是这个男人,Dark Lord从前乐于亵玩的床上玩物。

伏地魔从他坐着的扶手软座上站起来,漆黑的袍摆摇晃在Snape眼前。他感到不妙,非常不妙,十多年前替Lily求情的勇气与冲动不知道从哪里又蹦了出来,他费了好大劲,却根本遏制不住自己嘴里想说出来的要替Lucius讲的话。

“My Lord,您忠实的……”巨力扯住了他的后领,他被伏地魔恶狠狠地从地上拽了起来,紧接着是脸上一片火辣的疼痛。

伟大的Lord voldemort,失去理智到甚至忘了能给自己一个钻心剜骨吗?他都不敢相信他自己居然在想这个,但很快这个念头就消散了,因为他能感觉到的,就是一个钻心剜骨。

他的半边脸颊与他的脖颈一片都是难看的砖红色,呼进肺部的潮湿空气此刻就像锋锐的钢丝,绕在他的咽喉气管。

【戳我走车】

——fin——
渴望评论JPG.

我又吃了和人家逆了的cp

我杀我自己

点梗

不知道要写些什么,但是手也很生了orz

求求你们给我一点儿你们想看的场景吧!有人理我吗?我需要练习和更新呜……

被……被抓壮丁了……大半夜的……

公告

明天开始上课,重点初中寄宿学校
坑填不填我也不清楚……总之到初二我都是会更新的,初三一年可能次数会很少了
我也不希望看到我粉掉的惨兮兮的啊……虽然已经凉得差不多了但我也想翻翻身(。)
怀念我的鼎盛时期,混圈子要是社交搞不好很多事情都会发生质的变化呢
我也想尝试改变啊。

【裘杰/R18】Drowning Fish

#炒炒冷饭,2w法拉利全文精修,加了点料子
#请记住我,好吗
渴望评论!我想要长评!各位天使!


 溺水之鱼无所皈依,燃烧之火不可浇灭。 


文件提取密码:4y69

我这种作者,天天喊凉,这下好了,真几把凉了。
我这人网络社交也差,这一年多的时间真的很感谢你们,好了,废话BB完了,你们说你们爱不爱我吧。

(在没人搭理的边缘疯狂试探JPG.)

这辈子要是还能有长评的话,我他妈写爆,再开一次2w法拉利(裘杰/all杰?)都行
甜甜的车啊……
我要求不高,我觉得五是一个不错的数字……

【裘杰/双杰】《Stockholm lover 》(一)

*人设属于d5,ooc归于我,私设有

*涉及精神依赖及精神俘虏注意,这个斯德哥尔摩是指心灵产生的对罪犯的归属感而非肉体




《Stockholm lover (斯德哥尔摩情人)》


灰色的花瓶纹印暗色纹路,玫瑰娇艳欲滴。

金色剪刀下压着一张展开的信纸,信封上的红漆被扣落,淡黄的牛皮纸散发出新鲜纸皮与油墨交杂的味道。

花体字一如主人行事作风,内敛却张扬。略过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尾峰,字体间距恰到好处。


“Dear Oneself :

展信佳。

我猜测你如果取开这封信,你肯定要想到底为什么我要这样写给你。据你所知,我们是不可能同时共用一个身体并以语言进行交流的,虽然能够偶尔性地通过神经对话,甚至在意识空间相见,但那概率太小了,我必须使用这种方式向你阐述:在我使用这具身体的时候,我有一点儿遗憾的事情不得不向你说明。

你明白,你将我称作‘Bad guy ’并不是没有理由的,而我非常乐意也十分理解你的称呼。在我诱导你剪坏你的熊娃娃之后(虽然我知道你不大愿意我提起这件事情),我们也没有像以前一样分不清彼此了,你清楚地知道,你是一个好孩子,你不像我一样对任何事情都充满了小小的恶意,我从来不会否认这一点。

尽管我很愧疚没有经过你的同意擅自把你赶进精神内层,但你应该明白,我在你里边憋了整整十年,我实在忍受不了,我在与你争夺身体使用权的时候我总是有所保留,我不想伤到你本身的意识,毕竟少了你可太无趣了些。我太渴望出来看一看外边的世界,我发现有许多事情都变得不同。比如你自身是心理状态——别着急,我并不是根本原因之一,你也不用急着逼我出来询问。你似乎因为以前的事情发生了一点儿小小的改变,我很担心,因为我们是同一个人,我并不能确定它是不是也会影响我。

你同样也知道的,我们的共同之处。这些日子以来我遵循你我内心的某个强烈祈愿杀死了几个妓女——放心,只是几个微不足道的妓女而已。我明白你早就想这么做了,你也不用害怕(虽然你根本不会,甚至还会继续做下去),或者担心麻烦找上身(拜托,你不会,你会戏弄他们,我知道)我们是如此相像,尽管你其实至少比我善良得多,但你迟早也会这么做,你只是少一个契机,不用感谢我,我也做了我想做的事。

你从来在别人眼里是个傻宝宝好孩子,至少我在这些时日替你很好地维持着这个该不该说是假象的‘假象’,噢,别急,我正要说你身上的不对呢。

我占据这身体的时候迸发出了强烈的渴望犯罪的欲望,你也是,我能感觉得到。但比起这种不值一提的欲望我发现了更加恐怖的事实——在我目睹伦敦街头的枪杀案时——对,当时我被作了人质,那时黑漆漆的枪口正抵着我的太阳穴,他颤抖的手指差一丁点儿就扣下扳机了,但他终究没有按下去,而是把我带到一个不知道哪里的地方,我深知根本逃脱不了,所以在那里将近度过了一个礼拜。在那之后我见到他时我几乎被你的意识差点儿击溃,那种你从你的灵魂深处要把我挤压出去的模样,你在渴望这个罪犯,你从你自身感到了深深的愉悦与依恋。

这是什么意义我不懂,但我敢打赌你绝对没有见过这个——这个我也不知道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的家伙,因为你如果认识或者爱慕他(或她?),在你身体里的我绝对多少都能感知到。我基本是费尽力气遏制住你要夺过身体的力量,在我终于把你压制住的时候,刚好是伦敦那群草包们终于将他暂时擒获的时候。

我还能够感到你对他那么一点儿的怜悯,我不知道你知不知道这些,但很遗憾地告诉你,这种症状的发生你必定也会联想到那种病症。

斯德哥尔摩症候群。我讶异地发现这个事实的时候不禁怀疑你对这具身体都干了些什么,这才能够导致你患上——可能是患上这种不可思议又耻辱的疾病。(虽然那有可能只是你,只有你,你长时间以来面对的某些事情,我不清楚也不知道,所以我只能这样猜测。毕竟据我所知只有在长时间的僵持下这种现象才有可能出现,你明白的,当时情况只有你一个人,我自身的意识根本没有半点儿那种倾向,我发誓)。

我相信你此刻肯定想要来杯红茶缓解一下自己的神经,可惜的是你会发现你喜爱的大吉岭红茶全部被我扔光光了,剩下的只有我爱喝的锡兰。别生气,你应该试一试锡兰红茶,那真的特别棒,或许你也可以去画一幅画,你沉静的心态可是能直接影响到我的。

至于我难得向你写的信——我真诚的渴望你能够认真看看自己的内心,你知道,你死了我也活不成了,我不会让你死,哪怕你是个斯德哥尔摩患者。

放轻松,或许你可以再去杀死几个女孩儿。我是说妓女,那些婊子可太讨厌了,不是吗?

又及,我已经替你完成了三位,我觉得五是一个十分不错的数字,你可以考虑看看。 

祝 平安快乐,勿失真我

Love you most 'bad guy' ”



Jack默然地放下手里的画笔,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自己身体里的‘bad guy’总是爱用他最讨厌的戏谑口吻讲话——虽然他自己也喜欢用这样的语气讽刺别人,可这并不代表他希望有人这样来与他交流。他相信他也不喜欢,但是他的某些想法显然与自己出如一辙,故意用别人讨厌的语气说话。

他从身体里苏醒的时候,不得不说他真的有点儿想把那个家伙从意识里揪出来质问一番,可他阅读了信件之后,脑子里想的便只有如何把他绑在木桩上烧死。

太糟糕了。他想。但某些事情他的确用着最能理清的方式向他陈述一些他认为不可思议的东西, 再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了。实话实说,他在意识深层的时候的确有过想要强烈地去依赖臣服某人的冲动,他和他的精神在同一个躯壳里做着斗争,那种就算撕裂灵魂也想去寻找的欲望他根本不想再体会第二次。

他在那段时间里模糊地感觉到自己的感激和只有自己能够感受到的绝望,他的的确确似乎认定了不可能从某个地方逃脱,他的身体与灵魂都在颤抖,而不是像他最有可能的那样,从鼻腔里喷出一声轻蔑的冷笑。

这很奇怪。他拖着不知道该怎么摆放的脚走到信件前,挪开金剪刀,抖落信纸上血红血红的花瓣,再一次审视这篇饱含巨大信息的纸张。

他伸手把自己架在耳边的单镜片移到眼前,尽全力去压榨里面每一分“自己”想要传达的语言。

门口的锁芯微微动了一下。


——TO BE CONTINUED——
你们的垃圾回来了……
我想要评论好吗……求您……
下章放周可儿√